Posts Tagged ‘ Stephen Chow Sing-Chi 周星馳 ’

世界已很亂 2

我唔係而家先講恐同一路講緊,你話我小事化大咩,我不嬲都大事小事乜都講餐飽㗎啦,講海豚同無聊嘢嗰陣又唔見有人投訴話過激,一講多啲恐同問題同涉及大偶像就出事,真係我呢排寫得特別差、定係?如果無人講啲咩,如果我講完人講啲咩之後無咩人講啲咩,基本上上兩篇唔會存在,而而家寫呢篇,本來可能響面書繼續以短例update,可能儲夠先擺過來,都可能唔擺,不過既然講開我就食住個勢講埋佢,趕客都一次過(雖然更希望唔妥的人嘗試了解)。

 

題外話講完,呢次講兩套最近重播嘅電影。第一套係《整蠱專家》:恐同(homophobic)、厭女(misogynist)「趣味」不只在無綫,電影隨處可見有過之而無不及隨時以更explicit方式出現,《整》對同性戀者和女性的暴力描繪一環接一環,父權暴力呢度唔多講,今次集中講對同性戀的負面渲染。例如周星馳戲內以直男角色扮有愛滋的gay來嚇邱淑貞,幽默感只有可能源自對同性戀(者)和愛滋病(者)的無知和欺壓,你覺得好笑就係你有事;呢啲似乎無傷大雅的「搞笑」技倆響好多好多類似嘅電影電視雜誌諸如此類 累 積 起來就很容易形成 普 及 的偏見,異性戀者也有患愛滋病的機會,有更多同性戀者 沒 有 愛滋病,為何往往要將兩者扯上關係,卻不負責任地從不給予正面論述 ?

 

另外一招電視電影最常用:疑似gay。邱淑貞響戲中對付李子雄的方法就是向他未來岳父報告他是gay、與男人有染,未來岳父因此不跟他有身體接觸;這樣代表,同性戀是使人反感的(好可能因為覺得有傳染病而不掂他),換著女婿外遇是女的,岳父會這樣反應嗎?無論演員的身體語言、表情幾comic,呢個場面有好笑的地方嗎?我們再看看《寶貝計劃》:成龍與古天樂被收銀員誤會是gay couple,就發姣起來裝是,1) 是gay couple有甚麼好笑;2) 繼續如此以camp stereotype描繪gay除不好笑外有何意思;你話,一次半次啫,NO,響同一套電影再來多次,吳彥祖客串的真gay角色亦是如此,而且一見靚仔(古天樂、謝霆鋒)便蜜峰見糖,1) 繼續典型化描繪;2) 即使你靚仔人地就鍾意㗎喇?成日講到gay男係男人都啱都會搞,同描繪「老處女」係男人都要一樣描繪得沒必要的髒;3) 第幾次講「斷背山」喇?

 

以下借Davey Wavey一段片:

 

一般膚淺的故事情況下,誰人是gay不是gay有甚麼好笑;試想像一個情節:角色A長得很西化,角色B以為她是西人,原來她是中國人,好笑嗎?當然,創意可以無限,趣味可以創新,一個笑話以gay身份作笑點、有gay stereotype未必offensive,也可以很witty,我們不常常以概化的國家笑話、職業笑話為樂嗎,但也有很多時候,我們不自覺原來所謂的趣味是來自無知或偏見,大家認真反省,別一味責怪別人「沒幽默感」或以為自己好有型咁彈來一句「Why so serious」。

 

或許有人覺得事事找來批真的serious了,但可知道,往往是這些不起眼的小事,漸漸種了歪傾向。我響度係咁講,亦唔係對整套戲的批判,不代表因為某問題而不欣賞《整蠱專家》一些好看之處,或否認《寶貝計劃》的製作水準和感人故事,即係我睇「向西村上春樹」啲文意識到對男女的投射問題,也可以為當中的政治隱喻讚好吧。同理反轉,The Smiths幾好聽都好,Morrissey的種族主義論調不用反思嗎;一個字又好,一句又好,有心又好無意又好,直接報導或被放大是成為公眾人物的副作用,不代表言論本身沒問題。而我一直的議題也是言論本身,沒有因一次失言便質疑鄧萃雯整個人,也沒有標籤她為恐同份子,那不代表言論本身和她沒有偏見,人因種種原因有偏見很自然,自己未必察覺,沒有惡意不是避得成的原因。John Galliano酒後亂語得賠上厚職和負 法 律 責任啊,你估真係「言論自由」、「個人想法」、「尊重信仰」、「無對錯」咁簡單?

廣告

史提芬周

食神

昨晚又播了。不少周星馳的戲都令我感動 -.- 不是笑 (當然有好多笑),而是感動..